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走近流沙河

作者:莫之軍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12-09

  第一次知道流沙河先生的名字,是20多年前我在家鄉上初中的時候。

  那一天我放學較早,和同學約好去他家玩耍,無意中從他家破舊的柜子里看到一本封面泛黃的老書,懷著好奇的心,我把這本名為《星星》的書抽出來。剛把書打開,目錄里有個作者的名字就吸引了我,很特別卻又容易讓人記住——流沙河!從那時起,流沙河這個名字,已深深刻入我的腦海。

  再次看到流沙河這個名字,是在1980年,那時我剛參軍不久。有一次,在連隊閱報欄里看到報上一則有關文學青年學習班結業的消息,其中給文學青年輔導授課的作家名單中就赫然呈現著流沙河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流沙河,流沙河,多么富有詩意的名字!過了多少年之后,再一次印入我的腦海,著實讓我為之心動。自那以后,我在工作之余,也漸漸熱愛上了文學,尤其是愛上了詩歌,我對流沙河先生才有了一個大概地了解。

  他本名余勛坦,流沙河是他寫詩作文的筆名;他青年時期,名冠天下;他26歲時因為組詩《草木篇》遭受了長達20余年的政治磨難,在此期間,他為了謀生,曾做過木匠,賣過苦力……后來,我又陸續拜讀過他的許多充滿睿智和深刻哲理的作品,如《隔海說詩》《南窗笑笑錄》《流沙河詩話》等。見賢思齊,高山仰止,更讓我對他——有著鋼鐵般意志的詩人流沙河充滿了無限的敬意。

  庚申年仲夏,我終于有了一次走近詩人的機會。從武漢飛往老詩人居住的西南大都市——成都,在這個有著濃郁文化氛圍的都市里,我心中有一種難以抑制的興奮和激動。

  到賓館下榻后,即與我的一位同鄉兄長——中國現代文學史專家、著名學者龔明德先生聯系。電話中,我把這次來蓉,想借此拜望流沙河先生的想法告訴了他,明德先生很爽快地答應了我。

  次日,我隨明德先生來到位于紅星中路八段的四川省作協旁邊的一幢已顯得有些陳舊的宿舍樓前,上了五樓朝右手的一間房,明德先生上前摁響了門鈴。不一會,一位身材清瘦、面容白凈的老人打開了門,并熱情地招呼我們進屋落座。明德悄聲告訴我,眼前的這位老人,正是我仰慕已久的詩人流沙河。

  待先生坐定后,我呈上了拙作詩集《為往事而歌》。先生微笑著雙手接過,并用他那濃郁的四川話連聲對我說:“年輕人,在塵世飛揚的社會能靜下心來安逸地讀書、用心地寫作,這樣很好。文學是一項艱苦的事業,熱愛文學,要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倍?,先生又就文學的繼承和創新、文學和生活談了自己的看法。他說:“無論從事何種文學體裁的創作,都要善于學習我們民族的優秀東西。同時,古為今用、洋為中用,我們在學習借鑒外國文學一切好東西的同時,更不能忘了我們民族那些文化之根?!?/p>

  叮當,先生家的門鈴響了。又有一批來自遠方的客人拜訪先生。我抬腕看表,已占用了先生許多時間,便懷著意猶未盡、萬般難舍的心情與明德起身告辭。

  臨別,先生再三告誡:“無論是文學還是生活,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什么時候都不要忘了我們自己的根,只有向下扎根,才能向上結果?!?/p>

  是啊,我們又怎能忘了自己的根呢?流沙河先生! (莫之軍,供職湖北省財政廳。出版有詩歌作品集。)

0
相關推薦 >

雷速体育网页版:中國財經報微信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 www.czyty.com.cn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

國家PPP微信

×
{ganrao}